超級廢物的灣家寫手(自娛為主,歡迎勾搭ʕ•̀ω•́ʔ✧
正試圖前往圖文雙修之路(遙遠
學生黨一隻(快高三了要考試了)
沒有文筆qwq沒有邏輯qwq就渣渣一個qwq
不看be也不寫be
♡ALL周♡主♡葉周♡(逐漸周受ONLY)
✗除了all周外不吃其他all角色all✗
可能出現各種神奇的CP(不喜歡的請忽略我
♥最愛小周了♥
✓天天都在等太太們更新✓

黄周 CBY 02

黄周 CBY 02

大学生黄少天X诅咒体周泽楷

灵异校园paro

边跑设定边跑劇情owo很无聊的owo

02

一天一天的过去,距离作业期限只剩下不到二十四小时了,但是黄少天却连个但都没生出来。

这一周,黄少天基本上都没有踏出这间教室,吃喝睡都在这里解决了,而且整整一周完全没有人来打扰,而且距离开学还有一小段时间,这让黄少天可以全神贯注的在研究诅咒,将这间教室理有关诅咒的书及全都看了一遍,里面所有的咒术也都试过了,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就改编,他想累了就直接趴在桌子上、躺在地板上甚至是靠著书柜就不小心睡着了,手心、手背跟手指头上全都是伤痕,可见他为了做出一个诅咒浪费了多少的血,不过全都以失败做结尾就是了。

“奇怪了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啊?改编改编再改编就没有一个是成功的,整间教室的书我也都翻过一遍了,每个咒语咒术都试过了,怎么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呢?是不是这间教室藏了什么结界啊,啧啧啧,让我来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结界吧。”黄少天趴在桌子上说着,看着失败后所残留的东西就有点不甘心。

虽然黄少天是这么说,不过他可没胆识把教室掀了,也没本事把教室复原,所以顶多就是翻翻找找,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。

天空渐渐的明亮了,黄少天并没有找出任何看起来像是结界的东西,但他却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找到了一张照片。

在被固定在书柜上方的柜子拉门后黏著一张照片,如果不是黄少天不小心把门片给弄下来,可能永远都不会被发现吧。

那张照片泛黄的有点严重,不过本体没有受损,并不会妨碍辨识照片里的人事物,从拍摄角度看上去就像是偷拍的,不过重点是,照片上的人长得非常好看。

“为什么这张照片会被黏在那么神奇的地方啊?要不是我不小心把门片拆下来了,那是不是要等教室重新装修还是拆掉的时候在会被发现啊,不不不说不定完全都不会被发现呢,还有啊这个人是谁啊?长的可真帅呢,感觉是在我们学校的哪里被偷拍到的会不会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啊,不过看照片的感觉应该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吧,所以他是某届的毕业生啰,我好像记得学校图书馆里可以找到历届毕业生的毕业照,等等图书馆开门去找看看吧,说不定会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。”

黄少天虽然知道再过不久他就要报告了,但现在他也完全想不出什么来,所以干脆死马当活马医,说不定真的能被他发现什么。

这么想着,黄少天就待不住了,马上带着那张照片回到宿舍,把好朋友喻文州给挖起来,然后自己迅速的洗个战斗澡后就拉着人冲去图书馆了。

“少天啊,好久不见呢,精神真好啊。”喻文州被黄少天叫醒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“文州啊快点醒醒啊,我需要你的帮忙!这攸关我今天报告到底交不交的出来啊!快点快点快点!我们赶快去图书馆找资料啦!对了对了,你先把这帅哥的脸好好记下来,等等就是要找他!”黄少天说完就冲进浴室洗战斗澡了,而喻文州在黄少天洗战斗澡的时候慢慢的开始刷牙洗脸,然后再看黄少天刚刚塞给他的照片。

“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啊?”喻文州看着照片小声的说着。

没几分钟后,黄少天湿著头发冲了出来,拿毛巾随便擦一下后就拉着喻文州出门了。

“少天,你这样会感冒的。”

“时间不多了,要快点啊!一定要让那个大小眼跟那个老师知道我的厉害!冲冲冲!文州快一点啊!”

到了图书馆,二话不说的就冲去找历届毕业生的相册,不过再找了半个小时后,喻文州开口了。

“如果他根本没有毕业又或者他根本又不是这间学校的学生,你就算在这边找到毕业也找不到的。”喻文州看完了第六本相册后跟黄少天说。

“啊,对啊,那是不是要直接去问老师比较快啊,不过会有老师记得他吗?这张照片看起来都已经是好几年前拍的了,少说也五个年头以上吧。”

“先问再说吧,而且他那么帅,看起来就是优等生,说不定很多老师都记得他呢。”

决定要换一个方式找人后,他们就快速的把刚刚拿下来的相册全放回原位,然后準备走人。

碰!

放完最后一本后,有一本相册就这样掉了下来,差点砸中黄少天的头。

“搞什么啊,差点砸中我呢!这怎么会突然掉下来呢,难道是我刚刚没放好吗?还是另一边有人撞到了?但是也不会就掉一本啊,刚刚我摆的可整齐了呢。”黄少天一边碎碎念一边把手上的相册都放回原位,然后在去捡地上的那一本。

黄少天鬼使神差的翻开了那本相册,一页一页的慢慢翻著。

“少天你好了没啊?”喻文州等不到黄少天感觉到有些奇怪,所以过来找人了,结果就看到黄少天正坐在地板上看着相册,“你怎么还再看呢?”

“文州……我好像找到他了!”黄少天激动的说着,但他还没忘记这边试图书馆,所以还是有压低音量的,“他叫做周泽楷,看样子应该是医学系的学生,不过我却找不到他的毕业照,我想他应该是没有毕业,他的身影到三年级结束后就断了。”

“既然名字跟科系都找到了,那应该更好找人了,等等电脑查一下说不定就有了呢”

黄少天跟喻文州马上去借了一台电脑,要查周泽楷这个人,不过查了一个小时的电脑,却没有任何的收获就是了。

“感觉这个周泽楷就好像是突然消失在这世界一样,没道理长的那么帅的一个人一丁点消息都没有吧?”喻文州皱著眉头说着,而且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在哪看过这个人,但却想不太起来。

“唷!今天的报告準备好了吗?可別让我失望啊。”

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,抬头一看发现就是那讨人厌的叶修。

“你怎么出现在这边?而且我这不就是在找资料吗?我的报告保证会让你吓一跳的,会让你大开眼界!”

“你在查的东西就足够让我吓一跳了,没想到你竟然用公用电脑上网看帅哥啊。”

“你……”黄少天才开口说出一个字,就被叶修打断了。

“还有啊,很多事情不是查电脑就查得到的呢,那你们继续加油,我先走啦,掰掰。”说完,业修就转身离开了。

“文州啊……”黄少天开始小声的碎碎念着,但喻文州完全没有在听,正想着事情呢。

“用电脑查不到吗……?”喻文州好像想起了一点点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起一样。

“……十年前的资料电脑会查不到吗?我说啊文州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……”

“十年前?”喻文州听到了黄少天说出的一个关键字后,就开始对这件事情有点印象了,“少天,周泽楷他应该已经死了,而且还死了十年了。”

“啊?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啊?不是都没查到什么吗?不要乱说啊,说不定人家还活蹦乱跳的呢。”

“十年前,有一场很悬的命案,因为事情很奇怪所以只有少部分的人知道,那事件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,而那场命案的死者就是周泽楷。”喻文州想起来了,在小的时候,他父母有去协助这案件,但依旧无功而返,因为就连周泽楷的尸体都找不完全呢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觉得我好像找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当我报告的主题了。”黄少天听了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对啊,而且我还觉得叶老师好像知道些什么,要不要去问问?”

要不要去问问?

这当然要去问啊!

黄少天收拾一下,马上就拉着喻文州冲去找叶修了。

叶修早就猜到了黄少天他们会来问,所以就大略的说了一点点。

在十年前,叶修是周泽楷的直属学长,那时候叶修是超自然研究社的社长,而周泽楷是社员,然后在大四开学前,周泽楷死了。

“泥马的!你这有说跟没说一样吧!说要告诉我们结果就说了这么一点点,你不觉得你很没成意吗!”黄少天生气的拍了叶修的桌子。

“我能跟你说的就这些了,剩下的你要自己去解开,而且这是你的报告,要自己做才行。”叶修完全无视了黄少天拍打他桌子这种没大没小的举动,自顾自的把刚泡好的泡面拿起来吃了。

“所以叶老师,其实这件事的真相早就解开了吗?”

“并没有被解开,因为知道一切真相的只有我。”叶修说着有点矛盾的话。

TBC

谢谢看到这边的你(比心



不太会写这种要动脑的题材(´;ω;`)

评论(3)
热度(17)
©夢中情楷
Powered by LOFTER